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guinve.com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传奇将军李克农:促成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

2020-03-19 15:23: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3月19日消息(记者黄翔)今天,我们邀请军史专家董保存为您讲述开国上将李克农与东北军将领张学良进行秘密谈判、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传奇故事。

李克农

  1935年冬,中共中央联络局(又称西北联络局)成立,由李克农担任局长。联络局在周恩来、叶剑英的领导下,主要负责对国民党、特别是东北军和西北军的统一战线工作,其中,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是工作的重点。

  董保存:

  长征结束以后,当时的中央在瓦窑堡举办了一个训练班,主要训练什么人呢?主要训练在崂山和直罗镇两个战役中俘虏的一百多名东北军的中下级军官,对他们进行教育。期间,李克农认识了一个叫高福源的东北军的青年军官,他担任过张学良卫队的营长,是张学良的亲信之一。张学良很赏识他,就把他派到了东北军的67军619团当团长,后来在榆林桥战斗中,高福源被我们俘虏了。李克农在班上和他有很多的接触,对他也进行了很多开导和教育。应该说,高福源在中国共产党和东北军中间承担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李克农的亲切友好和被红军俘虏后两个月间的耳濡目染,让高福源的思想发生深刻转变,他主动要求回到东北军劝说张学良联共抗日。1936年1月8日,高福源前往洛川。一周后,他带着令人吃惊的消息返回红一方面军司令部:张学良表示愿意亲自与中共方面的全权代表就共同抗日问题进行商谈。对此,中央非常重视,经过反复考虑,决定派李克农为红军代表去洛川同张学良谈判。2月21日,李克农一行在大雪中从瓦窑堡出发赶赴洛川。

促成国共两党合作的重要功臣

  董保存:

  出发之前,周恩来特别叮嘱李克农,“这次谈判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你们一定要有各种思想准备,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谈崩,一定要谈好。”李克农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因为这毕竟是和东北军进行谈判。

  李克农到达洛川的时候,张学良刚好到南京去办事情,就让他的下属、67军王以哲军长和李克农进行谈判。谈判进行了三天,达成了一些相当可观的协议,一共有十五六条,主要就是保证红军和东北军的67军共同抗日,并确定了双方互不侵犯,各守原防地。除此之外,双方还可以通商。

  3月3日,张学良由南京返回西安,第二天就亲自驾机飞抵洛川,秘密与李克农面谈。3月4日下午3时,洛川会谈的第二阶段正式开始,主要就整个东北军与红军停战共同抗日的问题进行谈判。谈判是在李克农住处的一间小房子里进行的。

  董保存:

  在李克农的记忆中,张学良当时穿了一套银灰色的长袍,黑丝绒的马褂,头戴一个礼帽,手里还拄着一个文明棍。李克农风趣且不失身份地对他说,“张将军,看来您是解甲经商啊。”张学良先是一愣,但是反应也很快,“我可是来做大买卖的,搞的是整销,可不是零售。”这句话一语双关,李克农怎么会听不出来呢。张学良问他,“你在你们那边是做什么工作的?”李克农说,“我是红军政治部的组织部长。”张学良又问他,“你到我这儿来,毛先生知道吗?”这里指的就是毛泽东同志。李克农回答说,“我正是奉他的命令来见你的。”这个时候,张学良跟他说,“那就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你们红军是不是真抗日,还是说抗日只是一个幌子?第二,你们红军内部是不是团结?第三,你们说是抗日,为什么一定要反对蒋介石呢?”这三个问题问得都很尖锐。李克农回答得非常坦然,“张将军,我们红军当然是抗日的,如果不是抗日,何必走两万五千里到陕北来呢?至于你问我红军是不是团结的,我们内部有时候有争论,但都是党内矛盾,绝不会影响我们的团结。”张学良问他,“我不知道李先生你能不能负起责任。”李克农回答说,“当然能负责了,派我来,我就是代表。”张学良又问他,“我问你,你们红军能不能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改编呢?”这时候,李克农很严肃地对他说,“张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投降代表,我是谈判代表,这一点可不要弄错了。”他们两位谈到最后,张学良提出了一件事情,“能不能把瓦窑堡那个地方让给我。”于是,在后来达成的政治协议中,就有了这方面的内容——1936年6月,红军让出了瓦窑堡,中央机关迁到了保安。其实,就这一点的让步也帮了张学良的忙,他可以用他所谓“剿共成果”去堵住蒋介石的嘴,减轻蒋介石对他施加的各种压力。

  谈判中,李克农作为红军代表既以诚相待,又有勇有谋,适时使用“斗争”策略。张学良则表示完全拥护共产党联合抗日的主张,希望能同中共主要负责人进行会谈。3月5日凌晨5时,谈判结束,达成了红军与东北军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初步协定。

  董保存:

  张学良说,“经过考虑,我要自己坐飞机到延安去和周恩来见面。”这话一出,又怕引起李克农误解,就解释说,“我这样做并不是不相信你,我早就听说有一个周先生,很有学问,我很钦佩他,是不是可以见个面?”李克农就问他想怎么见面,张学良说,“在延安见,我还带了一个朋友,你们一见他就知道是谁了。”说的便是咱们后来都知道的刘鼎同志。

  会谈一结束,李克农立即给中央发了个电报,电报发出后,就返回瓦窑堡了。这个时候,我们的中央领导人已经到了山西的石楼,李克农又立即赶到石楼去向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汇报这一次谈判的情况。毛泽东听完这个汇报很是满意,当时就说,“李克农这次不容易,单枪匹马搞得很好嘛。”经过中央认真地开会研究,决定以周恩来为全权代表,带李克农一块去延安,和张学良继续进行会谈。

会谈中,周恩来与张学良聚餐。左起:张学良、周恩来

  1936年4月6日下午,张学良乘飞机到延安,与周恩来、李克农进行会谈,在很多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延安谈判以后,由于李克农负责有关东北军事务,就与张学良的关系日渐密切。在李克农等共产党人的影响下,张学良和共产党走得越来越近,为其日后发动西安事变,打下了思想基础。

  董保存: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件事情我们一定要说。张学良当着周恩来、李克农的面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中共反蒋抗日的提法是不是不太合适?蒋介石实际上是中国的一个统治者,中国的大部分地盘都由他来统治,又掌握着军事、政治、财政、外交等等大权。现在,你们不宜提反蒋抗日,应当统一抗日战线,把蒋介石包括在内。“周恩来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就对张学良说,“你这个意见提得好,这是大政方针,我们回去报告中央以后再答复你。”后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这件事情,周恩来和李克农做了全面汇报。经过广泛讨论,中共中央把反蒋抗日转为逼蒋抗日、联蒋抗日,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的转变。正因为有了前面这样的谈判,才有了后来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旧址

责编:张灵雨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我想说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快3 幸运28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计划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